阅读历史 |

第13页(1 / 2)

加入书签

我在半年前加入了一个乐队,加入的原因是因为偶尔在街头看到这个乐队演奏,而那天是乐队准备解散,因为他们的架子鼓手要离开。

我想了下就提出要加入,虽然说我这个不懂架子鼓人加入,看起来完全像是来捣乱的。

我说,“以后你们的经费我来负责。”

乐队的那几个大男人本来很臭的脸色一下子和蔼了起来。

加入的那天,我就请了一个架子鼓老师专门教我架子鼓。

不过,我的那个老师热爱摇滚,妆容复杂得我从来没有看清他的脸。

他对于我的演奏天分以及演奏能力批得一无是处。

我很尬尴地说,“我是初学者。”

哪知道那个老师很不客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当我坐在凳子上,脚可以踩到底鼓的时候,我就会打架子鼓了。”

我,“……”

虽然这个老师很嫌弃我,但是我还是在一个下午学会了架子鼓的演奏技巧。

一周下来,我这个初学者走上了跟乐队混在一起演奏的道路。

半个月过去,我开始跟着乐队去商演。乐队的名字叫做blueblood.主唱叫顾迦,是个留着长发的怪异青年,话很少,对零食特别感兴趣,我发现我加入之后的经费支出有十分之一是花在零食上。吉他手吉吉,是个面相平和追求时髦的少年,据说还在读高三,身上的衣服从来不好好穿,这里一个洞那里一个洞。贝斯手安可也许是三个人中看上去最正常的了,除了他喜欢看鬼片,各种鬼片,只要非排练的时间,都可以看到他在看鬼片,而且不喜欢戴耳机看……听说之前走的那个架子鼓手也跟常人不一样,一高兴就喜欢跳舞,还是随着摇滚乐跳古典舞……所以说来,这个乐队真的挺不正常的吧。

这个乐队喜欢唱原创歌曲,歌都是吉吉写的,我以一个外行人来看,我觉得这些歌真的写得不太好,然后去过酒吧唱过之后,看到观众的反应,大概赞同我的想法的人比较多。

于是我私底下去问顾迦,顾迦吃了我很多零食之后,也不像一开始那样基本不搭理我了,“吉吉觉得好听,我们就排练咯,虽然我也觉得很难听。”他嘴巴里还有薯片,对我笑了一下。我觉得顾迦留着长发,又面容精致,真的很像女孩子。不过顾迦有个女朋友,女朋友身高就有180,练体育的。偶尔顾迦的女朋友来看我们排练,和顾迦站在一起,我总生出一种错觉,这两个人生错性别了。

我本来也想去问安可的,看到他一本正经地对着屏幕的血腥场面微笑……我还是远离安可吧。

于是这个乐队就继续练着吉吉的歌,一直不温不火。

嗯,不对,不是不温不火,是从来没火过。

尤其是在又一家酒吧老板在后门跟我们掏心掏肺地说,“我觉得你们都很不错,只是歌不符合你们的风格,你们要不要试试唱别人的歌?”

吉吉有点沮丧,顾迦一边吃糖一边用手在吉吉肩膀上拍了几下,表达他的安慰,安可……他在看鬼片……我只有对吉吉说,“要不我们试试?”

吉吉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很哀怨,一边的酒吧老板说,“我觉得你们外形都不错,要不不搞乐队,搞个唱歌组合也不错。”

安可一下子把自己的电影关了,“梦想怎么可以轻易换,我们是blueblood,不是bluegay.”

……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