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页(1 / 2)

加入书签

戚沉昀说,“小维,你觉得我很恶心?那么你自己呢?”他笑了,眼里是对我的嘲讽,“你的日记里写满了对你亲侄子的爱慕,你忘记了吗?”

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差,我以为我的心思藏得很好,除了那本日记,我把我所有难以启齿的感情都写在了上面。

是何时,我也像戚沉昀这般变态了呢?

我已经记不清了,被戚沉昀困在阁楼两年,戚子维有下午练琴的习惯,琴声会传到这阁楼,不知不觉中,默默听了两年琴声的我对戚子越早就了不同的感情。

我觉得那个琴声像是茫茫海洋之上的灯塔,为迷失航道的船只指明方向。

我听见自己的干巴巴的声音,“不是的,不是的,我对他不是那种感情,我不想拥有他,我只想远远地看着他。”我鼻子一酸,“你说得没错,我跟你一样恶心,可是我跟你不一样的地方更多,从来没有爱一个人是去毁掉那个人。”

戚沉昀松开手,他的拇指和食指相互蹭了蹭。

“我不爱你,小维。”他直直地看着我,“请认准这个事实。”

我说,“那不要再把我关在这里了。”

“不可能。”他回答得很快,“你死了这个心吧,还有你对子越的心思收一收,如果让我知道你跟我儿子搞在一起,小维,我会杀了你。”

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他没有说谎,我看到他眼里的杀意。

这个世界为什么是如此可笑呢?

当晚,戚沉昀并没有留宿在这里,而是浑身带着寒气离开了这个阁楼。

许久,我才苦笑一下,慢慢走到窗边,把窗子打开,外面深蓝色的夜空繁星点点,夜风轻柔地吹在我身上。

这般宁静的晚上,我却不能好好地欣赏。

想到戚子越今天早上不给我半点面子似乎想直接把我最后一块遮羞布掀开。

戚子越眼里带上冷意,“我该叫你小叔,还是喊你一声继母呢?”

看着他和他爸完全不相似的脸,戚子越完全跟我大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戚沉昀俊朗英气,而戚子越因为像大嫂,又因为年少,倒有几分雌雄莫辩的样子。

“子越,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对于他始终有愧疚。

戚子越说,“如果小叔还有几分羞耻之心以及几分自主自立的想法,就不应该被另一个男人囚禁在一方阁楼之上,男儿志在四方,而不是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下娇|吟|婉|转。”

我摇了摇头,想把戚子越的脸从我脑海里去掉。

可是他的那句话却是深入了我的心里。

男儿志在四方是吗?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