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页(1 / 2)

加入书签

干什么?我敲我自己关他什么事,反正又不是自杀。

我瞪了他一眼,把我的手扯了回来。

回到戚家之后,我却不想回阁楼。

李颂正让人把我和戚沉昀的行李送回房间,戚沉昀下了飞机就直接去公司了。

我转身看着李颂,“我现在还不想回阁楼,我想去花园逛一下。”

戚家的花园占地面积非常广。

里面种了很多种花。

李颂闻言,有点为难,“二少,夏天太阳大,蚊虫多。”

“可是我回房就会很闷的,没有人陪我玩。”我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他。

这招是我对着戚沉昀练出来的。

每次戚沉昀当晚想来第二次的时候,我都这样子看着他,他很少会继续下去。

李颂看了我很久,几乎让我以为自己的计划暴露了。

上一次戚子越来找我并不只是送早餐,他给我带来一个消息。

“小叔,你想不想离开这?以一个新身份生活?”

听到戚子越的话,我愣住了。

对于逃跑我从来就没有死心过,只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我。

我问他,“为什么要帮我?”

戚子越笑了,他的笑容很好看,像夏日的朝阳,灿烂以及充满朝气,“小叔,我觉得你和爸爸的事情太让我恶心了,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越发不能接受我的父亲是个同|性恋,并且兄弟乱|伦。”

我想我的脸色一定不好看,我眼神有些游离,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直视戚子越了。

我觉得我的心好疼,像是被人用小刀一刀一刀地划。

戚子越似乎在欣赏我的痛苦。

我是他的话,也会用语言无所顾忌地刺激一个跟自己母亲抢父亲的亲叔叔。

戚子越说,“我有办法让你逃跑,你跑吗?”

我平复了下心情,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什么办法?”

他说,“我认识一个造假证的人,并且我可以帮你买到火车票,还有够生活几个月的钱,你跑吗?”

我当时对他说的是,“我想一下。”

戚子越似乎猜到我的答案,“恩,这一次我上来都是费了很大劲,下次肯定上不来了。”

我说,“你把你手机号码告诉我,我想好之后会找机会打电话给你。”

在美国的那天晚上,我借那个男孩子的电话打给了戚子越。

他回我的那句话就是,“花园入口处第五个花盆下。”

我现在在赌李颂会不会答应我。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苏爽苏爽的,被自己作哭的大懒....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