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84页(1 / 2)

加入书签

当他害死了她,她回来之后,没有纠结过那件事情,还把他给养大了。

他发高烧,要去打疫苗的那天夜里,雪是那么的大,开着肖琛的车,她玩了命一样的,在自己并不熟悉的戈壁滩上狂奔

他给了她那么多的怨,她报以他的,唯有德。

所以,今天必须让聂工上。

卫疆没有什么演讲障碍,他只是想让陈丽娜看到她的丈夫仍然像上辈子一样,有风度,有智慧,依然能站在那个演讲上

“我们国家的年青人,他们的骨子里流淌着最新鲜的血液,他们经历过无数次的挫折,但他们不会言败,他们能承受一切的误解,因为他们所做的,是伟大而又正确的事情。聂工说完顿了顿,又用流利的英文,把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

他的英文讲的依旧很好,没有卡壳,没有含糊不清的音,流利的像口语一样

等他讲完,聂卫疆率先站了起来,鼓着掌。

陈丽娜也站了起来,听着耳边轰鸣的掌声,低声说:“谁会去怪罪一个孩子呢,你是不知道,那时候的你真的特丑,就跟只爆脾气的小狗一样。有时候你犯了错,我特别特别的生气,但我想想,这就是那个躺在床上的丑孩子啊,于是我就不气了

聂工在台上,遥遥冲着陈小姐笑了笑。

掌声久久不息,越来越热烈,持久的雷动着。

两辈子的聂博钊,在这一刻,在陈小姐的心里,他才变成个人了。

好吧,老聂能做到的,聂工其实也能,只是他不愿意去做而已。

北京的家里,照例还是刘小红主厨。

“我喊邓汐来帮你吧,今天十几个人吃饭呢,你一人能做岀这么多人的饭来吗?”聂卫民说。

他都三十六了,原先引以为傲的眼睛,也因为长时间持续工作视力损耗太大,现在都挎上眼镜了。

刘小红比他好点儿,眼睛还没给废掉,而且,在唐家岭的时候,俩人住一块儿,也是单独开火的,做饭的手艺还在,特熟练的剁着鸡块呢:“不怕,我一个人能行,真的,好久没做过这么多桌人的菜,挺好的。

聂卫民在给她剥蒜呢,时不时的就要往门外张望:“也不有关系堵不堵车,我估计聂航早不认识我了吧。”

想儿子啊,想起来就抓心挠肝的,一放假,飞到北京他就想见儿子呢,没想到给聂工带到美国去了。

刘小红笑着说:“现在北京城里堵车,这个点儿,他们该下飞机了,你甭那么着急了成吗?

“你不想儿子?”卫民说。

刘小红笑了笑,没说话。

她性格比聂卫民内敛得多,想啊,着急啊,想儿子想的心都发慌,要不是做饭,都不知道这时间该怎么过。

邓汐是个只会吃的,什么也不会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