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60页(2 / 2)

加入书签

“怎么忽然不开心了?”察觉到她语气里的一丝黯然,慕朝撑着草垛坐了起来,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个,接住。”

江雪深一愣,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将东西捧到了怀里,她才后怕地怒道:“你这是想砸死我当未亡人吗?”

慕朝:“别随便诅咒自己。”

江雪深低哼了一声,这才低头看去,是很熟悉的东西,曾经慕朝交待她一定要好好照顾的盆栽,如今这盆栽东缺一片叶子,西缺一片叶子,看来被糟蹋得有些难堪,可偏偏如此难堪的丛叶之中却绽放了一朵蓝色的雪莲。

江雪深愣了愣,抬头去看。

白皙的俊脸在日光下似乎微微有些泛红,他别过脸,很快又躺回了草垛。

“这是我的生机。”他有些不自在地解释道,“你知道有些人会把自己的生机转移,才能确保身灭的时候魂不散。”

江雪深愣愣地点了点头:“那给我是……”

慕朝微微别过脸,声音埋在草垛中,微微有些发闷:“以后我的命就托付给你了,江雪深,这是我全部的信任。”

所以,不要再问会不会后悔的傻话了。

“哦……”

回答得有些冷淡,慕朝忍不住从草垛中探出头去瞧她。

江雪深已经坐上了牛车的前座,生涩地挥了挥小鞭,落在车摆上:“驾!”

车子在田野中晃晃悠悠地驶出一段距离,暖风拂面而来,慕朝只能看到江雪深的发带随风一晃一晃,却看不清她的表情,刚下躺回去,便听到一声“吁——”

牛车猛地刹住。

慕朝偏过头,正好听到江雪深的声音:“慕朝,看我。”

他愣了愣,扶住草垛,往下探去。

江雪深已经扶着草垛从车板上站了起来。

无人操控的牛车又开始晃晃悠悠地往前驶去,江雪深脚下一晃,慕朝慌忙扶住她的肩:“危险。”

江雪深却笑着攀过他的手臂,捧住他的脸,踮脚轻轻吻在了他的眼睛上。

温热的触感很快松开。

慕朝心跳一顿,风里是她清脆的声音。

“我会做一个辛勤的园丁,一辈子,不后悔。”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