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02页(1 / 2)

加入书签

“你怎么了?”

“听信了旁人的鬼话。”

一时间红帐翻涌春.宵无边,释放了憋了八个月的火气,宋衍才道:“我是怕你害怕。”

偶尔听说了有些妇人生了孩子就不愿意让相公碰触,说是会想起不好的事情,他才一直憋着,早知道他的娇妻如此不同,他早就抱着不撒手了。

不过他这抱着没撒手没多久,就被迫撒了手,因为虞诗怀了第二胎。

闷闷不乐的宋衍抱着口水永远过剩的儿子,开启了再一次的奶爹模式。

这一次虞诗孕吐不算严重,但折腾人的本事一点都没减,而且终于把宋衍弄上了树,虽然没听到他的叫声,但也觉得心满意足。

折腾累了,虞诗就会靠在宋衍的肩上,拉着手儿子的小手,摸了摸自己又变得滚圆的肚子,笑眯眯跟宋衍讨论以后要怎么打扮他们的女儿。

宋衍不忍心打击她的兴致,极为配合,连学梳头发,给未来女儿梳花苞头都答应了。

想到宋衍以后会拿着梳子,皱着眉给一个不老实在板凳上乱动的小姑娘梳头发,虞诗就忍不住捂嘴笑了笑。

“你还记得小时候我给你梳头发的那一次吗?”

“嗯。”宋衍点了点头,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她紧张拿着发带帮他梳头发的模样。

“你那时候是不是故意的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