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60页(1 / 2)

加入书签

顾轻尘勉强笑了一下,把手中的礼品都递给她,准备离去。

刚走出一段距离,江文薏在身后喊:“其实你也喜欢她的,对吧。”

你也喜欢。

顾轻尘回过头,江文薏今日穿了如火的红裙,在阳光下,却有些黯然失色。

他道:“你很适合红色。”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去。

江文薏垂眸看了一眼裙摆,心底那抹痛快却瞬间消失,其实,她最讨厌,红色了。

.

或许是体质问题,江雪深的伤养得很快,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原本因为死地坍塌临时暂停的试炼大会在半个月后也要重新开启。换做以前,江雪深一定万分紧张,天天在论剑台修习,但自从觉醒后,她知道自己体内蕴含着无限的力量,便没有那么紧张了,甚至还可以在赛前溜去和孝村看望阿婆和弟弟。

原本是打算直接御剑过去,但是见阳光正好,江雪深刚踩上剑就被像揪小鸡一样被慕朝揪着后领从剑上拎了下来。

“做什么?”江雪深瞪大了眼睛,盯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

自从那日“提亲”事件过后,慕朝就消失了。

江雪深也没有主动去找过他,只听人讲,从赤海传来的夜夜怪谈,比如……念道德经。

不知道慕朝所谓的整顿是不是指的这个,江雪深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自那后,也确实没有再听说有什么赤海弟子造下罪行。

也不知道那群弟子能够称多久,据说有些已经跑路去了长冢门。

不知道这么害怕寂寞的人,能够接受自己的门生都跑路吗?江雪深偷偷去瞧慕朝,他不知道从何处牵来一辆叠满草垛的牛车,已经悠哉游哉地躺在了草垛上,这意思显然就是让她驾车了。

阳光下,他枕着双臂,微微侧过了脸,但江雪深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想她总是在觉得特别了解他的时候,又会觉得好像差了一步,那一步是距离,也是好奇。

“你真的不会后悔吗?”她问他。

话出口,江雪深自己也不由愣了一下。

慕朝轻笑了一声,在日光下,眨了眨眼,声音慵懒:“后悔什么?”

后悔以后你会不会觉得还是做不可一世的大魔头比较好,后悔我不是你心中想得那般与你匹配,你要是后悔了可怎么办呢。

这些代他后悔的情绪好像来得无缘无故,甚至有些无厘头,江雪深摇了摇头:“没什么。”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